首頁業界資訊 登山 李宗利:請不要覺得,事故離自己很遠

李宗利:請不要覺得,事故離自己很遠

作者:自由之巔   來源:8264社區    17681人關注 2020-11-12 15:43

2020年山峰攀登報告

凌晨一點,伴隨著幾聲冰塊滾落,隨后又是一些嘈雜,有人喊到“老師,三兒的頭破了!”

我以最快速度穿上衣服和鞋,走出6300米海拔的帳篷,查看受傷情況。很深的傷口,伴隨著傷員的頭疼,血已經止住。我用了一分鐘的時間就決定放棄攀登全員下撤。

當我離開三兒的帳篷,又一個人說“老師雄哥肚子被砸到了”,我查看情況,比較不樂觀,疼出了汗。我開始安排自制擔架,并由四個教練進行運輸,兩個教練組織和帶領其余隊員下撤。

就此滿懷信心、大量預期及準備的2020中山峰攀登宣告結束。

經過三天全體教練和隊員的努力,加上當地老鄉的協助,最終結果是付出了一個皮外傷,一個膀胱破裂的代價。

好的角度來講我們是幸運的,沒有造成大的傷亡,這在登山事故中不得不說算是比較好的結果。

而作為本人第三次來到這里,立志于把這樣一個優美和極具攀登特點的山峰展現給大家的時候,現實給了我重重的一擊。

引用之前我自己的一句話,“成功讓我們忽略很多瑕疵,失敗則會放大我們的問題和錯誤”

正因為這樣,有了這篇文章。

- 事故 -

我們的營地是否處于落冰區,很難闡述。

▲海拔6400米的C3營地

原因有幾點:

其一,就那個區域來講,有一些冰雪的殘留,但是是否屬于新掉落的?從痕跡上看,并不是。

其二,從頭到尾只掉落了那幾塊冰,并對我們隊伍中的兩個帳篷進行碰撞,一個帳篷的一根帳桿折斷,其余完好。

其三,我們正上方是六十度的冰坡,事故發生后,我走出帳篷持續觀察冰壁、查看掉落的冰塊,想知道它是從哪里來的、如何掉落的。但沒有找到任何的信息,并且直到撤離都沒有發現別的異樣。

▲營地上方的冰壁

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落冰,完全談不上冰崩,或者其他更好的詞語。并且這個落冰的數量和掉落位置,我本人到現在都不能理解和想象。

- 反思 -

落冰的原因不得而知,但我認為還有幾點隱藏的因素需要重視。它們間接提醒著我們,或者可能成為事故的導火索。

1 周全保障、輕量高效的矛盾

首先作為一個商業行為,我們努力為廣大的參與者提供最優質的保障。

有了去年離頂峰100多米的下撤,這種教訓和經驗,我們這次希望準備更充分——我們準備了大量的攀登物資
,包括了幾百米的路繩,并且專門多安排了三個教練進行保障和運輸。

這樣的情況下,全體教練的物資都非常重,基本每個人到了6300米的營地都有50斤左右的物資背負,這樣攀登一天以后,造成我們每個人都相當的疲憊。

而當我們的身體處于疲憊狀態,我們的思維能力會降低:

對環境的評估和應對能力會降低。

判斷和決策出現錯誤的幾率會增大。

我2013年的博格達的事故也是這個原因造成的。

其次,基于前兩次的攀登經驗,我們增設了一個營地
,這讓我們的時間和消耗更長,也需要更長的持續能力。

這對我們本身的能力要求有變化,計劃和安排都會發生一些改變,包括體能情況,補充情況,物資情況等等。而多年的攀登經驗告訴我,在山里的時間越短越安全。

引用另一個原則,攜帶大量物資進行挑戰性攀登時,失敗的機率往往大于那些只攜帶更少物資,沒有結余和時間空間的時候。

當需要準備大量物資和時間進行備份,并給自己余留后路的情況下,說明對這次嘗試缺少必勝的信心。

這本身就是失敗的隱患。

2 個人對海拔難度的忽略

十幾年前我還在登協的時候,就聽老大說過中山峰的情況。在他闡述中,中山峰就是走上去的,而這樣的一個理解和認知影響了我很多年。

包括到現在,我看到中山峰的第一感覺,就是試圖找到一條線路能夠走上去。而貢嘎的完攀以后,我發現我更沒有把中山峰的攀登看得很重,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完全的錯誤。

雖然經過十幾年的磨練和成長,我個人內心并不會產生驕傲,或者輕蔑的心理狀況。但很顯然我個人的重視程度是缺失的。這樣的缺失表現在:

對這樣一個級別山峰海拔的忽略。

第一次的嘗試,小海就被拉崩了,緊跟著是亞果的肺水腫
。這些都是自由之巔的主力,也是專業人士。

第二次嘗試其實算是比較流暢的,但是當時的我有更多的輕視,希望效仿更輕松的攀登,包括出發晚
,是為了在陽光照射里進行舒適的攀登,等等。

而這一次的攀登,讓我在商業和開拓性
上去尋找平衡,這本身就是一個錯誤。就算是很多完成多個八千米山峰攀登的山友,也不一定具備極限新山峰的開拓能力。

3 部分愛好者的負責心缺失

自由之巔一直努力尋找商業和真正攀登樂趣之間的平衡。

作為一家熱愛攀登,并要為工作團隊提供基本需求的公司,需要不斷的去平衡(如果我們只選擇我們滿意的客戶,是不足以滿足公司的正常運營的,這不得不說是我作為一個職業攀登者的一種悲哀)。

我們希望得到更多人的認可,但我們也持續的在拒絕一些報名
,因為希望每一個隊員都達到了對應山峰的的攀登要求。

而這里,讓我們團隊非常困惑的事情是:一些愛好者并沒有真正從心理去重視和審視攀登本身。并沒有一個嚴謹和負責任的態度。

我并不是希望去抨擊誰或者批評什么,只是單純闡述我個人發現的現象。

就這次中山峰而言,每份報名表都經過了我自己的嚴格挑選
,我們回絕了許多人。最終每個隊員都有三次以上的攀登經歷,不只一個人完成了八千米的攀登。

但現實重重回擊了我們,我們挑選的部分隊員仍需要更多的學習和了解,才能適合中山峰這樣級別的攀登。其中真的有完成了八千米
攀登的隊員——不會穿安全帶和冰爪,而且基本的八字也不會

這里我經常舉一個例子:

很多登山愛好者喜歡跑馬拉松或者越野跑,也有很多人喜歡羽毛球或者其他球類運動。這樣的運動除開自己身體原因以外,不會造成死亡。

大家在參與這些運動的時候都會對相關運動的裝備,技術動作進行研究和學習。

恰恰相反,登山,一項會直接造成死亡
的運動,大家反而覺得“不學習,不了解,只要交了錢就可以了

這樣的認知,我個人實在不能理解。

很多的愛好者,還是把登山看作逛景區,逛公園
。而就算是公園,在國家公園造成傷亡的案例也不只一個了。

我想給大多數登山愛好者一個警示,就是登山真的不是旅行團,交錢報名了就直接去就行了。

我們在出發之前真的要去了解我們的攀登目標,我們的自身情況。

這次活動里就有兩個鮮明的對比:

其中一個老朋友,和我一起登山最少五年以上了,他每次登山上高海拔都吐,黃疸水都吐出來了。而為了這一次攀登,他提前半個月
到理塘、色達進行適應,并在5000以上的海拔過夜。

形成對比的另一個新朋友,比我們正常隊伍晚一天
來到大本營,并且出發前喝大酒
。所以他只到了C2,他行動緩慢,各種不適應,攀爬中還滑了20米,還好被保護站拉住了。并且下撤過程中,比我們通宵下撤的所有人都要晚一天下到村里,自己累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。

這些都不是關鍵,關鍵是,讓自身處于危險之中。

這是極度的蔑視,

對山的蔑視,

和對登山運動的輕視。

這樣的做法很不負責任,也容易讓自己和團隊陷于危險之中。

請不要覺得,向導無所不能。

也請不要覺得,那些傳說中的事故,離自己很遠。

如果這樣的想法成立,不會有那么多的山難事故了。

還有我個人很長時間都覺得很可笑的一句話就是:“不行我就撤”

這句話也害了很多人。難道那些永遠留在上山的山友不知道“不行就撤”這個道理?

很多事情不是我們想象的,也不會按照我們的預定方向發展。

我希望大家不要拿幾次成功的商業攀登,來增長我們對登山的自信,這樣的自信和信心會造成很壞的結果。

完成很多商業攀登并不能說明,對攀登有足夠的了解和能力。只說明通過幫助、在一定條件下具備完成某個山峰的能力而已。

我在此呼吁大家,就算是當你完成了珠峰的攀登,也要捫心自問:

  我們對登山的了解到底在哪里?

  我們的技術到底怎么樣?

  我們真的具備什么樣的攀登水平?

  我們的靈魂是否真的接近于天,得到了凈化?

如果喜歡、熱愛登山,請負責任的進行攀登,并真正認真的學習和了解攀登本身。

以上完全是個人看法和體會。

如有不同理解歡迎探討。

4新線路、山峰開發中的擔憂

今年的中山峰,有至少兩個其他隊伍進行了嘗試,我們發現了他們設置的一定數量的路旗。個人認為這是和自然很不協調的一個產物。路旗通常是為了指引方向,而在中山峰和貢嘎那樣級別和區域是不需要指引方向的。

當我看到原始的森林里出現了這樣一些東西,會有一種莫名的,不能按捺煩躁和擔憂。

以下我會闡述到一些事件,并不是想指責或者抨擊任何人。我只是發現了身邊一些行為,而這些行為在我十幾年的登山過程中,是非常危險且我不太能接受的

其中一個隊伍在我們團隊進山前一天進了山。下山以后我得知這個團隊完成了攀登。作為一個登山人我首先恭喜這個隊伍。隨后我了解到這是個兩人隊伍,其中一人順利完成了攀登,另一個隊友沒有攀登提前就下撤了。

這不得不讓我思考,通常情況下,我不愿意對別人的攀登指手畫腳或者評頭論足的。但是當這樣的實際情況發生在了我身邊,離我很近,我不由得感到害怕。就我個人而言,我自己沒有能力單人完成我們這條線路的攀登,可能是我能力不足。

我在很多場合,都闡述過我個人的一個認知:

我認為登山最重要的事情,是和值得生死與共的兄弟,一起經歷患難、共同度過的時刻。

山頂的風光我們很快就會忘記,留下的往往是那些艱難時候的深刻記憶。

時隔多年,我已經不太記得2013年博格達事故里的很多細節了。但是我還記得迪力
的那句話:

“我還有一套房子,可以賣掉。我們找直升機,不管什么方式,要把宗利帶回去。”


可能再過很多年,我會忘記更多細節,但這樣一些真摯的情誼,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忘記。

2018年攀登貢嘎的很多細節我都忘記了。但是我記得那天晚上,我坐在石頭邊,小海
的腳就在我的腰下。

我只要一躺下去,

就會睡到他的冰爪上。

  我喜歡那句話:

“無兄弟不登山”

不是生死與共的兄弟不會去攀登,不是信任的人不會一起搭檔。這是對登山搭檔的一種敬畏和尊重。登山中我永遠不可能拋下搭檔的。

如果攀登只是為了自己一個人的欲望或者表達,有很多事情的展現形式可能比登山更精彩,也能創造更大影響力。

Free Solo當然可以作為攀登中的一個選項,但個人認為比solo更危險的是,這隱隱傳達著一個奇怪的信息:“我們可以一個人,按照自己的行為方式,完全不顧慮其他”

在我們真正的攀登中,要考慮很多的因素,這不僅僅影響我們自己的攀登:我和搭檔的狀態,天氣情況,線路合理性,營地安全…也會給后來人一個借鑒

而被借鑒的東西一旦錯誤,

可能會造成嚴重后果。

這樣的先例太多了,比如十幾年前的田海子山難,等等等等。再比如前一段時間貢嘎山域的一個滑墜事故里,有人說這就是阿爾卑斯精神。

我不想說,但是請了解清楚攀登本身的含義,再去談什么精神。在安全面前,任何精神都要妥協和讓步。

所有的廣大山友都知道,我個人在貢嘎區域進行的探險活動有五年以上,中山峰已經去了三次以上。

多年來我個人毫無保留的把所有信息公布
并分享給大家。但是在往后的時間里我可能不會這么做了。希望大家理解。

我并不希望在我們進行了大量嘗試,但整個線路和情況仍然不穩定、風險很高的情況下,帶來大量的愛好者。一些愛好者的行為,我個人認為是危險的,可能會對這樣一個不穩定的區域帶來嚴重的后果。

5 后記

作為一個商業服務公司,自由之巔專注于攀登本身的提升,希望為真正的攀登愛好者提供保障和服務。

這樣的前提下,我們努力想去為大家提供不一樣的選擇。

在我從業的十幾年的時間里,我們從來沒有間斷過去開辟更多新的山峰和線路。其中包括阿尼瑪卿,大小瑪雅等等,當然還有中山峰。

這個四川最高峰旁邊的位置,我最近五年以來一直在探索和嘗試,努力去解決這個區域大風和惡劣情況的問題,試圖打造一條中山峰的商業完成線路。

我們希望這里適合于廣大愛好者

而不是只適合于我們自己。

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困難而又漫長的過程,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付出很多代價,也可能是傷亡的代價。就像珠峰有現在的商業盛況,付出了多少生命的代價才換回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更早的出現問題,對于以后的活動反而是有幫助的。

- 調整方案 -

我將中山峰定義為完全頂層的的技術性攀登線路,向導負責監管和把控

他屬于長途遠征型山峰,需要強大體能作為基礎,并具備相當的自我照顧能力

請習慣于完全商業服務模式的登山愛好者,調整好自身的心態和認知以后再進行選擇和考慮。

明年的中山峰攀登,

我們將做出如下調整:

其一,整體采用更輕量、快速的攀登方式。C3營地調整到更高或更低的位置。

其二,延長下撤時間。登頂日撤回C3,第二天撤回大本營,第三天撤回新興鄉。

其三,隊伍規模不超過6人。

對于隊員會提出

更加明確、嚴格的限制:

其一,必須經過我們多段及以上難度
攀冰培訓

其二,必須和自由之巔團隊共同完成一次或以上技術性攀登

我們寧愿不賺錢,也要嚴格把控這個限制,否則大山不僅可能把你收為己有,也可能會把大家收為己有。

在這樣一個級別的山峰開發中,我們自由之巔團隊遇到了一些阻礙和困難,但它是短暫的,不是不可克服的。

這樣的困難我們一定能夠解決。

關于人員配置我們還需要去平衡,在營地設置合理性上我們需要去思考,團隊的前期準備工作也需要更多的反思。

三年的攀登,需要總結的會更多,需要反思的也更多。但是幸運的是,我們都還有機會可以繼續嘗試。

我們的探索不會停止。

網友評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|
  • 花木通幽 回復

    大膽猜想一下,難道是飛機上掉下來的?聽說飛機排水會掉冰塊

    發表于:2020-11-23 11:27

  • 17180481058 回復


    游客有錢要花,別樣體驗,同時收割別人仰慕的眼光。另外一些人原本出于愛好,搞成了專業,專業本身不能當飯吃,商業化了才能當飯吃。山說,怪我咯

    發表于:2020-11-23 10:16

    • grasscap: 交了錢,就有了一種會有人保證自己安全的錯覺。 也許,登山本就不應該商業化。
  • 愛喝酥油茶 回復

    加油 你們真的很棒
    發自8264手機版 m.8264.com

    發表于:2020-11-21 18:05

  • 自由之巔 回復


    謝謝

    發表于:2020-11-17 14:39

  • 自由之巔 回復


    謝謝

    發表于:2020-11-17 14:39

    • 漢克2011: 李大師的肺腑之言,非常感人,刷高度的虛榮和真正熱愛登山時二碼事情!給大師手動點贊!
  • 自由之巔 回復


    嗯嗯  全身而退很重要

    發表于:2020-11-17 14:38

  • grasscap 回復

    交了錢,就有了一種會有人保證自己安全的錯覺。
    也許,登山本就不應該商業化。

    發表于:2020-11-15 11:25

  • 武陵叢臺 回復

    安全第一。留得青山在,下次還能來!

    發表于:2020-11-14 20:24

  • 自由之巔 回復


    謝謝您的意見!
    發自8264手機版 m.8264.com

    發表于:2020-11-14 12:25

    • 魯朗2007: 安全當然第一,但有些觀點感覺更多出自商業角度或意識,不能認同
  • 自由之巔 回復


    在您留言的第一平臺回復您了,謝謝寶貴意見!
    發自8264手機版 m.8264.com

    發表于:2020-11-14 12:20

    • 古格遺子: 不要寫得這么冠冕堂皇,你開公司是為了賺錢,不是在做公益。既然自己團隊能力有問題就不要帶人家進山,那就 ...
發布新帖
蔡司招募望遠鏡體驗官5名

8264在外部落
亚洲AV最新天堂地址